日度归档:

1 Mar

上午陽光燦爛,中午打算騎車去Charnwood water喂鵝,結果一出門就陰,還好下雨前回來。采采春天的氣息,推測下500年的拉村小學會不會是魔法學校?[呲牙]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live分类。作者是

26 Feb

游泳🏊!   
 

从今天起像博物学家一样生活

2015-02-22 新视线 良仓
“若时光再次流转,我仍然会是天堂海滩上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对‘赛弗柔安’水母着迷不已,但是却只瞥到一眼水底怪兽的小男孩。”

—— 博物学家E·O·威尔逊

▲博物学家中的佼佼者之一: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来自《新视线》封面图

▲1867年德国博物学家恩斯特·黑克尔与他的助手的合影展现了典型的“博物学家范”
17世纪到19世纪的欧洲,人们带着对宗教的半信半疑开始了探索自然的旅途。没有相机、没有视频传输、没有3D打印,绘画成为了认识和记录自然的唯一途径,博物学家拿着拄杖,带着仆从,携画夹和标本册、草帽和驱虫水,在世界每个角落寻找写生标本和模特。
这就是博物学家的生活,一个集科学家、旅行家、观察者、画家等多重身份的学者生活。19世纪中期,博物学家贝茨在日记里写到: “我黎明即起,喝杯咖啡以后,便驾船起航追逐群鸟。我在10点用早餐,然后在10点到下午3点之间全神贯注钻研昆虫学。下午则忙着进行标本保存与储藏的工作。”
“像一个博物学家那样生活”
这是一个典型的博物学复兴倡导者,北大哲学系教授刘华杰提出的概念。他开辟菜园、辨识身边的一草一木。他认为“以为城市摆脱得了荒野,那是一种幻觉”。与自然互通往来的能力是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
我们为大家总结出六条建议,让你像博物学家那样生活。

买个显微镜
▲1655年罗伯特·胡克《显微图集》里的插图:虱子
作为一个博物家观察世界的角度是很讲究的,可以去购买一个专业的显微镜,用微观的角度来看世界。
英国物理学家罗伯特·胡克从树皮切了一片软木薄片,并放到自己发明的显微镜中观察。他观察到了植物细胞的形状类似教士们所住的单人房间,所以他使用单人房间的Cell一词命名植物细胞为Cellua。于是他成为了史上第一次成功观察细胞的人。
科学仪器可以为博物学家们提供更新也更精准的视野,显微镜帮胡克观察了蚂蚁、跳蚤。还让德国博物学家恩斯特·黑克尔得以记录下微生物的结构。
黑克尔用显微镜观察微生物, 如单细胞生物中的放射虫, 浮游生物和海母。显微镜生动地展现了微生物世界的美,各种对称和放射的黄金比例结构都被黑克尔用画笔记录下来。
▲恩斯特·黑克尔所绘:稀孔虫(Phaeodaria)

▲恩斯特·黑克尔所绘:兰花(Orchidea)

▲恩斯特·黑克尔所绘:海葵(Actiniae)

观鸟奇形录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绘制的美国火烈鸟
观鸟是个优雅的爱好,想立刻开始博物学家的生活只需仰望天空45度,观察美丽的小鸟。
十九世纪有个鸟类痴狂者,美国著名画家兼博物学家约翰·詹姆斯·奥杜邦,他被北美大陆上的各种鸟儿所吸引,他用大把的时间为鸟类作画。奥杜邦经历破产、入狱、离婚后便一心扑在他的绘鸟之途上,每天他带着枪和助手往来在森林深处。
如此7年后,41岁的奥杜邦带着自己的作品去英国出版了他的第一幅鸟类绘画《野火鸡》,精细艳丽的笔触和风格迎合了当时欧洲大陆浪漫主义思潮的需要,奥杜邦火了。他之后的作品《北美野鸟图谱》被誉为19世纪最伟大和最具影响力的著作,成为美国的国宝级图鉴。
在英国现在还有这样一群“鸟人”,他们已经超出拿望远镜看鸟的级别。他们都有自己拍摄的,一定数量的罕见鸟照片,这些人自称Twitcher。
不过真做了一个发烧鸟人的话,“抛妻弃子”是经常事,因为Twitcher的口号就是:鸟飞到哪,人就到哪。尤其有些候鸟每年只在一个地点作短暂的停留,这段时间如果你爱鸟的另一半消失了,就别急着报警了吧。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绘制的卡罗莱纳长尾鹦鹉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绘制的矛隼

▲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绘制的美国蓝色松鸦

带着画笔去旅行

▲来自《新视线》图表:异域猎人探险记。图表记录了人类发现地球的霸业之旅。新航线建立、新物种发现、以及那些怀揣异域梦想的科学探险家们与殖民扩张事业不谋而合的利益索求
假期出国旅游的时候,在异乡见到新奇的人或物,总是用数码相机,甚至用手机拍个照片就算亲眼见过了,这可不是一个博物学家的生活方式。一个博物学家是去用自己的手绘来记录他们的所见所闻。
1831年到1836年,达尔文跟随皇家海军探测船小猎犬号完成了长达5年的航行,他在《小猎犬号环球旅行日记》中细致地描述了沿途所见的动植物、地质、部落等事物,留下了大量的文字资料和精致的绘图,其中包括火地岛土著人的画像。为日后《物种的起源》一书的理论奠定了基础。
这一时期也有许多博物学家来到地大物博的中国,他们描绘出了许多脑洞大开的图画,比如德国传教士基歇尔(Athanasius Kircher),他于1629年来到中国传教。1667年,基歇尔出版了《中国图说》,此书堪称当时中国的百科全书,可是里面的一些制图并不严谨。
▲基歇尔的绿毛龟

▲基歇尔描绘中国士大夫形象,还有底下奇怪的猴子

▲基歇尔描绘河南飞起来的“绿毛”

建立自己的奇观室
▲美国画家查尔斯·威尔逊·皮尔在1822年所绘制的自画像,画中他置身于自己画廊所附属的小型博物馆之中,由博物学所带起的欧洲富人们所追逐的个人奇观室的热潮也吹至了美国
以博物学家的方式生活,一定会收集到许多古董、手绘、照片等奇珍异宝,如果没有地方展示就太可惜了。所以一个奇观室是必不可少的。不过作为我们现代人,可以在家布置一个“奇观墙”,或“奇观展示柜”,也能达到展示博物的目的。
而在18世纪初期,奇观室是王室贵族宅邸必不可少的部分,且奇观室的装修是有固定模式的:屋顶要悬挂大型标本,周围环绕不同种类的贝壳和古生物化石;墙面上嵌制实木或者大理石展台,最上一层摆放姿态生动的鸟类(出名的例子要数渡渡鸟和极乐鸟)或者中等大小的动物、鱼类标本,其下则密密麻麻平铺上犀角、象牙、骨骼和矿石;异域工艺品或者用画框装裱,或者配以专门定做的玻璃罩,以突出其价值;虫类标本收藏在壁橱里,书卷和博物绘画则存放在开放式书柜中,方便在下午茶时间随时向客人们炫耀、展示。
这种时尚甚至发展到:没有展柜的家庭,会被邻居和朋友们看作缺乏教养、无视社区荣誉感的劣民,孩子们也会遭到同龄人的嘲笑和排挤。
▲1655年,Wormiani历史博物馆,类似于奇观室的装修风格

▲1753年著名的博物学家、收藏家汉斯·斯隆爵士逝世,遵照遗嘱他生前囊括大量博物标本、手稿和书籍的71000件个人藏品悉数捐赠给了英国国会,而通过向公众募集博物馆筹建资金之后,大英博物馆借由这批珍玩于1759年1月15日在伦敦的蒙塔古大楼正式对外开放

▲在17、18世纪中,大航海时代的殖民热潮让荷兰建立了东印度公司用以探查当地的资源与进行贸易买卖,而图为Levinus Vincent仰赖这一机构,在荷兰筹建的世界上最大的奇观室,内容包括贝壳、珊瑚、海洋生物、矿物、动植物以及人种学等多方面物品

建立自己的花园
▲这是梅里安《苏里南昆虫变态图谱》中60幅图画之一。“当那些蜘蛛找不到蚂蚁时就会在鸟巢中捕食体型较小的小鸟,把小鸟体内的血吸干”,图中梅里安画下的便是“粉红趾”蜘蛛捕食蜂鸟的景象。然而,梅里安叙述的这段奇异情节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
哪怕是城市的街心公园,也能展示自然界的奇特。E·O·威尔逊说过:”即使是路边的杂草或者池塘里的原生物,也远比人类发明的任何装置要复杂难解得多。“多少次你走马观花与自然擦身而过?对一个博物学家来说任何自然的细节都是神奇且值得记录的。
17世纪,瑞士博物学家和科学插画家,玛丽亚·西碧拉·梅里安,她详细观察及记录了蝴蝶蜕变的过程,由于她对蝴蝶变态发育的细心观察与记录,她被认为是昆虫学早期最重要的贡献者之一。
女性探险家在那个时代是罕有的,而1699年,52岁梅里安带着她的女儿从阿姆斯特丹出发参加了南美洲的苏里南探险活动,她的旅程因疾病而结束,回到阿姆斯特丹后,梅里安将记录这次旅行的画作制成版画出版,这些画作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南美洲动植物观察成果。
▲1699年,博物学画家玛利亚·梅里安在荷兰政府的补贴下独自旅行至荷兰殖民地苏里南。在那趟困难且危险的旅程里,她观察并绘制了主要以蝴蝶和蛾类的生命周期为主题的图画,出版了《苏里南昆虫变态图谱》。图为梅里安所画的苏里南凯门鳄正咬着一只被她称为“蝰蛇”的动物,后经辨识为南美假珊瑚蛇

▲梅里安绘制的蝴蝶

如果你是个宅人

▲马克·瑞恩在他的工作室

▲马克·瑞恩的画作“The Creatrix”
如果你是个宅人,患有懒癌晚期,但仍然身残志坚地要过博物学家的生活,我推荐你以欣赏艺术的方式来体验博物学家的快感。
历史上有多个画家以博物家的视角来绘制艺术,他们描绘自然物品,表达方式十分精确。
现在最火的画家之一,马克·瑞恩。从他在工作室的自拍照就能看出他的博物学家情怀,而他的画作也体现出了博物学绘画的特性:精确,同时富有美感。
谢尔盖·帕拉杰诺夫大师的电影名作《石榴的颜色》中,通过消解人物面部表情、入镜角色及焦点物品二维陈列、分离主体及背景色调等方式,于展现亚美尼亚诗人生平的主题之外,独创了一种“如窥箱中”的、带有强烈博物学指涉的表现方式。
▲电影“石榴的颜色”
弗朗西斯·培根曾在一次宫廷晚会上,借一幕短剧人物之口向国王提出四点建议:
第一,建立一座最完善的图书馆,收藏古今所有版本好书;第二,建设一个宽敞博大的花园,遍植奇花异草,饲养飞禽走兽,以备科研;第三,设置一所规模宏大的陈列馆,收集一切稀世珍品和精巧发明;第四,修建一座备有各种仪器的宫殿,以供研究。
培根坚信,兴办这四项事业可以征服自然,国王则能因此获得“最完美、最纯洁的快乐”。
愿这六条建议能使你的生活变得更完美,更纯洁和快乐。

via:《新视线》第135期封面故事“博物志”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live分类。作者是

25 Feb

平靜安穩,回歸安息。  
同office的人因工程韓國訪問教授回國了,留了便條和小餅乾。和他鄰座,但是除了日常的寒暄,專業上交集並不多。願亨教授一路順風!還有不到兩個月,我也快回國了結CSC的公派了。[OK]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live分类。作者是

19 Feb 农历除夕

在愛堡loughborough过春节,相邻的两个house的留学生一起包饺子,各個都是廚神,什麼十全十美汤、湖北酱肉,台灣秘制红烧肉…;想不到隔壁的同學們這麼逗趣,還很高兴认识天主教肢體Herry,聊了好多。羊年顺利,工作要更努力!!以馬內利~~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live分类。作者是

18 Feb Ash Wednesday

17 Feb

晚上Mandarin Bible Discussion回來,撞到室友正做餅,說是Pancake day,英國人傳統要吃個煎餅。wiki一下原來還有點宗教背景,在Ash Wednesday的前一天,人們要懺悔預備Lent,也要好好吃一頓因為Lent中要有點守齋。所以今天叫Shrove day又叫Pancake Day。wiki上有幅老伯魯蓋爾Bruegel的畫「Fight between Carnival and Lent」就是講中世紀教會教條化後,人們在這天的狂歡。好吧,我也罪惡一下,晚飯沒吃,夜宵肥膩。   
   
四旬期第一天,早上校內新聞看到學校Chapel中午有Ash Wednesday的Ecumenical Service。進堂詠一唱「Lord Jesus Think on me」就很融入感。按傳統讚美、祈禱、讀經、佈道、抹灰、祝福;很緊湊,30分鐘左右。最後西南兄幫著混了張合影,中間校牧是天主教神父Binu,邊上是校牧聖公會牧師Chris。大家在一起真好!天也藍,風也輕,春天來了。[呲牙]🙏 

    
  
 平時吃了不少同事門的甜點,今天終於有機會也群發內郵一次,通知吃甜點了。呵呵 

 

本条目发布于。属于live分类。作者是